麻豆传媒王茜迅雷链接

看着结婚证上女儿那笑弯弯的眉眼,封行朗也跟着一直上扬着嘴角。

因为封行朗知道:女儿的笑是发自内心的!

林晚瞄了一眼四周,然后跪挪到父亲封行朗的脚边;扶着亲爹的长腿,开始了卖萌式的左摇右晃。

“爹地啊……我跟十五哥哥现在都领证了……我们现在可是合法的夫妻了!”

林晚撒娇着,那嗲兮兮的声音,配套上一对水汪汪的星星眼,满满的都是甜蜜!

“嗯,你们在法律上,的确已经合法了!但在爹地这里……还没合法呢!”

封行朗有那么点儿故意端架子的意味儿。

“在您这儿怎么就不合法了呢?”林晚皱起了小眉头。

“领结婚证这么大的事儿,你们竟然不跟我这个亲爹商量一下……也能叫合法啊?”封行朗哼哼一声。

“爸……反正结婚证都领了!不合法也合法了!”

林晚推搡着亲爹的长腿,像个小猫一样的撒娇着:

“对了爸,既然我跟十五哥哥都已经是合法的夫妻了……那……那我是不是可以搬出去跟十五哥哥一起住了啊?”

楚楚女孩甜美姿态很清秀

林晚此言一出,封行朗急得直接从沙发上跃起身来。

“什么?你要搬出去住?!不可以!”

封行朗不容分说的直接给一口拒绝了。

“为什么不可以啊?亲爹你讲不讲道理啊?”林晚也跟着站起身来,“大诺哥结婚后,可以跟嫂子一起搬到默尔顿古堡去住;小虫哥还没结婚,也可以跟安安一起搬去启北山城住……为什么我不能搬出去跟十五哥哥一

起住呢?”

林晚的这番话,完是有理有据的。而事实也是如此。

两个哥哥,结婚的,非结婚的,都可以搬出去住;为什么她这个已婚的不能搬出去住呢?

毫无道理的好不好!

“没有什么为什么!不可以就是不可以!”

封行朗真的受不了女儿林晚搬出去住。或许在封行朗的心目中,女儿林晚还是那个必须让他呵护在羽翼下的小公主!!

“亲爹,你也太法一西一斯了吧!!为什么大诺哥和小虫哥都可以搬出去住?我为什么就不可以?你讲点儿道理好不好?”

林晚急了,跟亲爹封行朗直接就怒怼了起来。

“晚晚……晚晚,不许跟爸爸这么吼!”

封十五立刻起身来安抚情绪激动的林晚。

“十五哥哥,你也听到了……我爸他偏心眼儿!大诺哥和小虫哥都能搬出去住……为什么我就不能搬出去住啊?我爸就是见我们好欺负!”

林晚委屈的抱住封十五,哼哼卿卿的泣哭起来。

“乖了……乖了,长辈的话,还是要听的。”

封十五一边替林晚抹泪,一边柔声的安慰着,“十五哥哥每天都会来看你的……好不好?”

“不好!十五哥哥,你带我私奔吧!”

林晚缠着封十五的颈脖哼哼喃喃着。

“他敢!”封行朗低嘶一声。

“爸!你别太霸道了好不好?!我跟十五哥哥都已经领证了……你还想怎么拆散我们啊?”

林晚怒声起来,“你就见不得女儿幸福是不是?”

封行朗:“……”

封行朗被女儿的这番话气得一阵肝疼!

“我知道你不喜欢十五哥哥,你嫌弃他是个没爹没妈的杀手!可”

林晚一边抹泪一边吼,“是十五哥哥真的很努力很上进……你为什么一直对十五哥哥有成见呢?!”

“行吧死丫头……你要搬出去住,我不拦你!”

封行朗被自己的亲自女儿气得够呛;

然后看向封十五,很心机的说道,“十五,从明天开始,你就搬来跟义父一起住!义父最近身体不舒服,需要你的照顾!”

“好的义父!”

封十五想也没想,就一口答应了下来。

“什……什么?你让十五哥哥搬来封家住?”

这下轮到林晚傻眼了!还带这种诡诈操作的啊?!

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

封行朗幽哼一声,“封十五可是我的义子!我这个义父身体不好,他来照顾我,合情又合理!”

封行朗:死丫头,我拿你没办法;但我拿封十五有办法啊!

你非要搬出去住……可以!

但封十五必须搬来封家住!

“凭什么啊?”

林晚再次炸毛,“你两个亲生的儿子,你不留他们在家照顾你,凭什么让十五哥哥搬来封家照顾你啊?”

“就凭他是我义子,又是我女婿!这双重身份……让他照顾我很正常不过了!”

封行朗幽幽的问向封十五,“十五啊,你愿意搬来封家照顾义父么?”

“愿意!”

封十五当然是愿意的。

能给封行朗尽孝,也是他人生意义所在之一。

“十五哥哥,你干嘛要答应我爹地啊?他自己亲生的儿子不用,非要使唤你……这分明就是欺负你嘛!”

林晚有些怒其不争的埋怨起来。

“大诺有大生意要忙,小虫跟安安也忙……就我清闲……照顾义父,自然是应该的!”

封十五反过来劝说起了生气中的林晚。

“十五哥哥,你也太……太没出息了吧?!”

林晚急得直哼哼,“你就这么怕我爹地吗?”

“十五啊……过来给义父按按头……被气疼了!”

封行朗那叫一个得意啊:犟丫头,跟亲爹斗,你还欠点儿火候!

“好的义父!”

封十五立刻捞起自己的衣袖上前来给封行朗按摩头部。

“都已经跟晚晚领证了……怎么还叫义父啊?”

封行朗一边享受着封十五给他的舒适按摩,一边悠然的说道。

“爸……爸爸。”

封十五有些艰难的叫出了口。

不是他不愿意,而是他等这一刻等得太久太久。

激动得牙齿都差点儿打颤了。

“嗯……一个女婿,半个儿;外加一个义子,也是半个儿……你现在已经是我封行朗第三个儿子了!”

封行朗幽幽的扬着得意的腔调,“十五啊,你年龄最大,像尽孝这种事呢,你必须给他们几个逆子好好的做榜样!”

“是,义父!”

封十五求之不得的连声应好。

“怎么还叫义父啊?”封行朗那叫一个悠然自得。

“是,爸!”这一回,封十五叫得底气十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