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莓视频app免费软件在线播放

“娘!”楚莺歌顾不上年锦书,喊人过来把楚若雪扶下去。

年锦书心里无动于衷!

“爹!”

雁回的声音从背后传来,越过她狂奔到雁门主身边,年锦书心里窒息般的疼,她是真的,真的不愿意雁回再经历一次丧父之痛。

这种痛,一生一次就够了。

可她却没办法,鬼王给的期限要到了,若是幻境崩塌,她和雁回都要死在这里,这是虚幻的,她又没办法提醒雁回。

“回儿……”雁门主说话气若浮丝。

雁回双眸通红,徒劳无功地捂住雁门主的伤口,“爹,我会救你的,我一定会救你……”

“别……”雁门主慈爱地看着雁回,在弥留之际,他最疼爱的,最不舍得,也是雁回,“回儿,不要难过,人总有一死,也不要去恨,于事无补,往后的日子,你要好好过,好吗?”

“爹……”雁回脑海一片空白,一滴眼泪夺眶而出,“为什么?为什么?”

他倏然抬头看着年锦书,眼里是血色,拥抱着雁门主的手不断地颤抖,他的目光落在芳菲上,心里剧痛。

“为什么?”

白衣女郎林中娇笑极致媚人

年君姚不动神色地挡住年锦书,一手扯着年锦书藏在身后,却也无言以对。

这铁证如山,年锦书看着也很冷静,一点反驳都没有。

萧长枫匆忙说,“锦书姑娘心地善良,绝不会做出戕害公婆一事,这事必有古怪,或是阴鬼作乱,影响了锦书姑娘。”

年锦书一点都不领情,看都不看他一眼,这厮果然和她八字不合,在幻境里都能给她添堵,谁要你解释了?

这就是我杀的!

“怎么回事?”年君姚问,捏疼了她的手,这不是一件梦幻大事件,谁也没想到年锦书杀了雁门主夫妻。

年锦书不作解释。

幻境里大哥和她并不是很亲密,却也一如既往保护她。

雁回眼里的悲痛藏不住,雁门主伤心地握住他的手,“回儿,看着我,不夜都靠你了,将来……你要好好的,否则我死不瞑目。”

“爹!”

雁门主说完最后一句话,死在雁回怀里。

“爹!”

雁回的悲吼声响彻整个不夜都。

年锦书又心酸,又心疼,若非不得已,她万般不愿意伤雁回这么深,她比谁都不愿意他再经历一次丧父之痛。

可她没办法!

这幻境,若不撕开和平虚假的外衣,雁回无法清醒,就像是她在秘境里,再经历一次丧兄之痛,薛岚被秃鹰分食,清晰,又沉痛。

她和雁回带着陈年旧伤,早在心中成了毒瘤,若不彻底挖出来,暴晒在阳光中,这伤口永远都好不了。

雁回,对不起!

年君姚见势不好,略一沉吟,“雁回,此事疑点颇多,你要处理雁门主夫妇后事,我先带锦书回宛平城,此事等丧事后再议不迟。”

宠妹狂魔在人设在幻境里,屹立不倒!

年锦书一惊,这是第六天,再有一天,幻境崩塌,怎么可能丧事后再议,今晚就要解决这件事,她正要说话刺激雁回,年君姚不由分说带她离开。

175章 谁失心疯了

雁回飞身一闪,挡在他们面前,右手一挥,惊鸿影在手,那剑穗上的蓝晶石一晃一晃的,在暗夜中掠过一道幽蓝的光。

年锦书这才发现,惊鸿影上剑穗仍在,是她幼年时送他的礼物,雁回分明说已丢失了。

雁回眼底一片血红,惊鸿影在暗夜中悲鸣不止,他看着年君姚,一字一顿地说,“大哥,这是我不夜都的家事,请您离开!”

“锦书是我妹妹。”

“年锦书是我妻子!”

两个男人对峙,谁也不肯让一步。

所有人噤若寒蝉。

薛岚问,“雁回,我大哥要带人离开,你还能持剑阻拦吗?”

雁回冷着脸色,“你们试一试!”

凤凉筝揉揉眉心,“都冷静一点。”

整个不夜都同仇敌忾,义愤填膺地看着年锦书。

楚莺歌掩嘴哭泣,“姐姐,你说句话啊,这不是你的本意,是不是?你刚刚只是被魔气控制了,不是你的错,是不是?”

不夜都发生这么大的事情,早就吸引了一批旁观的人。

“空气中尚有花莲的香气,花莲此毒是宛平城独有,产量极少,若不是花莲,锦书姑娘恐怕也杀不了雁门主夫妻。”有人提起异议。

年君姚早就闻到空气中的花莲残味,所以才想带年锦书走!

“是我杀的。”年锦书认了罪名,从年君姚身后走出。

“锦书!”年君姚厉喝。

年锦书却我行我素,如她一贯给人的印象,是她做的,她从不否认,雁回握剑的手一阵阵颤抖,他悲痛欲绝,惊鸿影指着年锦书,“为什么?”

旁人议论纷纷。

“年锦书是失心疯了吗?为什么要杀人?”

“她用花莲杀人,蓄谋已久,太恶毒了。”

“难道是雁门主夫妻觊觎她的还魂铃,被她反杀?”有人阴谋论了,年锦书的还魂铃是一件至宝,谁都想要!

“是啊,太恶毒了,年锦书和雁回从小青梅竹马,雁门主夫妻待她如亲生,她怎么下得去手?”

……

年锦书是第一次被雁回的惊鸿影指着。

前一世他们就算相杀,他也从未动过惊鸿影。

“他们已经坠魔,想要杀我,所以我就杀了她。”

年锦书话一出口,一片哗然。

“不可能!”雁回断然否决,他爹娘又怎么会坠魔。

不夜都的弟子们怒气被激起。

“少主,杀人偿命,你要为门主和夫人讨回一个公道。”

“为门主和夫人讨回一个公道!”

……

不夜都群情激愤,雁门主和夫人尸体冰冷地躺在地上,血迹斑斑,雁回绝望地听着门下弟子的声音,阿锦……

阿锦,为什么?

坠魔?

爹和娘怎么会坠魔呢?

她撒谎!

雁回握紧了惊鸿影,咬牙说,“来人,把少夫人关在惊鸿院,没我的命令,谁也不准进出!”

“是!”

年君姚有心阻拦,却被年锦书制止了。

“大哥,你别管!”

深夜,灵堂里。

雁回一身素衣,跪在蒲团上,眼神空寂,一夜之间丧父丧母,又是最爱的妻子所杀,整个仙门议论纷纷。

灵堂里,却是一片寂静!

176章 幻境碎裂

雁门主和夫人的棺木停放在灵堂里,他的鼻息间,都是香木的气息,年锦书那冷静又毫无波动的脸掠过脑海。

雁回心如刀割!

不夜都挂起了白,雁回长跪不起,身体渐渐麻木冰冷,无痕带人守着门口,整个雁家闭门谢客,哪怕是年君姚等人,雁回也不见!

门中长老和子弟们纷纷要求处置年锦书。

处置!

雁回跪在蒲团上,心中发狠地想,一定是有人陷害,阿锦一定不会做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来。

对,一定所有人陷害。

阿锦虽顽劣,却心地善良,对他爹娘如亲生父母一样敬爱,在他们面前乖巧如女儿,又怎么会狠心杀害。

不可能是阿锦!

他一遍遍地说服自己,却无法接受爹娘离世的消息。

“爹,娘……”雁回含泪看着灵堂上的棺木,俯身磕头,声音哀伤,可在磕头的那一瞬间,仿佛有什么东西挤入了脑海。

雁回头疼欲裂,有一些断断续续的画面闪过脑海,这一幕似曾相识,仿佛他经历过一次,怎么可能!

那残破的画面里,也是这样森冷的灵堂里,年幼的他彻夜跪在灵堂里,无人可依,棺木里躺着他年轻的爹爹。

为何八岁时的爹爹和他十九岁时的爹爹,长得一模一样,岁月都没在他脸上落下一丝一毫的痕迹。

他想要认真去想,可那画面却又破碎不堪,再也想不起。

那是什么?

一切都是他的错觉!

这一晃而过的画面,是什么?

雁回一手撑在地上,青筋暴跳,如是忍受着剧烈的痛苦,年锦书在惊鸿院内却是心急如焚,雁回不会关她几天吧?

再过一天,幻境碎裂,他就会死!

院内,鬼王慵懒地靠在他们的婚床上,宽大的长袍摇曳在火红的床上,铺上了一层黑,“锦书,别来无恙啊。”

年锦书一阵脊骨发麻,转头看到鬼王,脸色一冷,“又是你!”

阴魂不散!

鬼王轻笑,“最狠妇人心,没想到阿锦下狠手,比我预想得要毒辣,可怜雁回啊,第二次丧父,锥心之痛,杀父之人,竟是自己心爱之人,可怜,可怜!”

年锦书何尝不心疼,“你不必假惺惺,这幻境岁月静好,歌舞升平,谁不沉溺,我都沉溺于中,可再美好,这也是假的,总有一天,雁回会得到他所想要的岁月静好。”

绝不是在秘境中,这样虚假的美好。

鬼王一手支着下巴,若有所思地看着年锦书,眼底是一片她看不懂的情绪,“锦书,你爱雁回吗?”

“与你无关!”年锦书脸色一冷,“从我们的床上滚下来!”

鬼王脸色一哂,顺从起身,长袍拖曳在地,迎面走来,带着一股冰冷,又幽暗的气息,他是生于黑暗,长于黑暗的男人。

年锦书仰头看着他,不卑不亢,并不为他的气势所震慑,鬼王说,“是不是特别恨我?”

“恨你做什么,你是小秘境的主人,我们是来闯秘境的人,我们立场不一样,谈不上恨。”年锦书实话实说。

“撒谎!”

“信不信随你吧。”